panshi_a ="3960717312_3965067264_1"; panshi_b ="1000_60_10";
欢迎投稿 今日深度:

珍酒,“万吨茅台”梦的产物

贵州网 发布时间:2018-01-11 16:32:52

珍酒 珍十五系列报道之九

  现代茅台酒实际上是由“成义烧坊、荣和烧坊、恒兴烧坊”三家解放前的收工作坊发展起来的,是珍酒一脉相承的源流。

  成义烧坊

  同治元年(1862年),成义烧房在战火的废墟上重新开张,创始人是华联辉。华联辉原籍江西临川,康熙年间来贵州经商,定居遵义団溪,几代人均以贩盐为业,并以此发家致富,到华联辉的时候,已经是富甲一方的大土豪了。

  华联辉继承祖业经营盐业,还是个读书人,清咸丰乙亥科中举,光绪三年(1877年)受聘为四川盐法道总文案,(大概相当于今天四川省盐业总公司执行总经理兼办公室主任)协助唐炯推行“官运商销”新盐法。

  当时的四川总督是贵州织金人丁宝桢,唐炯则是贵州遵义人,因击败大名鼎鼎的石达开军功在丁宝桢面前当红——华联辉还有个弟弟叫华国英,也是个举人,美不美家乡水,亲不亲故乡人,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华联辉兄弟既是读书人,又是商人,当然同时还是贵州人,他们的人生迎来了重大机遇。

  华国英受聘为四川官盐总办(大概相当于四川省盐业专卖总公司总经理),华氏兄弟联手包办四川盐巴生意——而茅台是川盐入黔的交通孔道。

  华氏兄弟先后在茅台镇开设“永隆裕”盐号,在贵阳开设“永发祥”盐号,为现代茅台酒的诞生,埋下了伏笔,这也许就是历史的偶然性吧。

  华联辉本来不在茅台居住,只是因为生意的原因经常往来茅台。他的老母亲还在世居的団溪,离茅台镇还有200公里上下。据华联辉的孙子华问渠回忆,华联辉的母亲知道他长期来往茅台,突然想起年轻的时候曾经喝过一种茅台来的酒,非常好喝,叫华联辉从茅台带点过来。

  华联辉应该不嗜饮,老母亲叫他从茅台捎酒回来之前,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当时茅台兵火之后,已经没有人酿酒了。

  有钱人家,办事容易。华联辉于是出资重建烧房,把以前的老酒师延请回来,再起炉灶,重新酿酒,毕竟此时离号兵叛乱才只几年时间,茅台酒的生产惯性还在。

茅台镇

  因自己的主营业务盐号叫“永隆裕”,华联辉将自己的烧房命名为“成裕烧房”,附属于永隆裕盐号,后来不久不知何故更名为“成义烧房”。

  成义烧房的产品出来之后,第一件事当然是送给他老妈去品尝,老太太喝得很高兴,“还是那个味儿!”

  成义烧房肇始之初,并不是作为生意存在的,它的功能更像是大富人家自己开的私人酒窖,据文献,成义烧房的年产量只有1750公斤,产品名称叫“回沙茅酒”,只在华氏家宴和亲朋中分赠饮用。

  但是因为酒太好了,亲朋好友纷纷来要——像华联辉这样的大富之家,那一定是宾朋川流酒食征逐的局面。这客观上给茅台酒的推广,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,华氏茅酒的产量逐年上升,开始逐渐在“永裕隆”盐号、“永发祥”盐号代销,但仍未作为主营业务。

  1915年,茅台酒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金奖名声大噪之后,才引起华氏的注意。此时华联辉已经去世,他的儿子华之鸿接手成义烧房的生意,产量达到了八九千公斤。

  1936年,川黔、滇黔、湘黔公路相继通车,改变了以前茅台酒人背马驮的运输方式,为茅台酒的产量扩张创造了条件。

  1944年,成义烧房因火灾烧毁,反而给华氏茅酒的第三代掌门人,华之鸿的儿子华问渠,扩大生产规模创造了条件——他把窖坑增加到了18个,年产量超过了20000公斤。

  这就是现代茅台酒最重要的前身之一“成义烧房”的来历。

  珍酒的酒师张支云,就是成义烧房酒师郑应才的关门弟子,还是郑应才的干儿子,他在解放前已经是成义烧房的“二酒师”了,相当于“副总工程师”。

  张支云在1936年12岁时就加入了成义烧房,直到1990年退休“跟酒打了一辈子交到”。

  现代茅台酒实际上是由“成义烧房”、“荣和烧坊”、“恒兴烧坊”三家解放前茅台镇所存影响力最大的老烧房发展起来的。

杨仁勉

  荣和烧坊

  光绪五年(1879年),仁怀县大地主石荣宵、孙全太和“王天和”盐号老板合资创办“荣太和烧房”,意取石孙二人和“王天和”盐号各一字。

  荣太和烧房最初由孙全太掌柜,1915年,仁怀县分为仁怀、习水两县,孙全太的老家被划归习水县。孙全太因忙于照顾自家生意,分身乏术,遂辞去掌柜职务,由石荣宵继任。后孙全太以石荣宵账目不清为由,向地方上提起诉讼,石荣宵以200两银子(约合今天40000-60000元人民币)的代价退还孙全太的股份。“荣太和烧房”更名为“荣和烧房”。

  王立夫病死之后,其子王和星继承“荣和烧坊”的股份。王和星年轻不理事,荣和烧房逐渐落入石荣宵掌控之中。

  石荣宵本姓王,拜祭石家做养子。石荣宵死后,其长孙王少章接掌荣和烧房。1930年前后,孙全太的后人孙明远在当时贵州大军阀侯之担军中任职,乃旧话重提,借故石荣宵账目不清,要求重新清理荣和烧房历年以来的账目,意存勒索。

踩曲,大曲酱香的“曲”,原料是用女子的脚踩出来的,她们的体重不重,使得曲的松紧度适中

  此时王少章已死,由他弟弟王泽生接掌荣和烧房。王泽生家虽然也是当地大土豪,但是土豪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王泽生知道孙明远手里有枪,不好对付,只好自认倒霉,给孙明远送去茅台酒1000瓶(按茅台酒当时每公斤值2个银元,1000瓶500公斤1000银元,当时荣和烧房的首席酒师月薪是7-8银元,普通工人月薪才3-4银元)摆平此事。

  以后,王立夫一家逐渐衰落,王泽生仗势逼迫王立夫后人“自愿”退出,荣和烧房遂为王泽生一家独占。

  1949年,王泽生死去,其子王秉乾接掌荣和烧房。此时的荣和烧房生产能力达到12000公斤,但因管理不善,常年产量在5000公斤左右。

踩好的曲要放入温房里储藏,自然升温到50度以上直至成熟

  恒兴烧房

  1929年,贵阳“天福公”商号老板,烟片商人周秉衡因自己经营鸦片在兵荒马乱的乱世,风险太大,同时又眼红茅台酒利大畅销,决心投资茅台酒。

  从“天福公”这商号的名称推断,周秉衡应该是“袍哥人家”,帮会分子。

  周秉衡在大城市——贵阳做生意,眼界开阔,决心很大。建厂伊始,因为是外地人到茅台经商,遇到很多麻烦,袍哥遇到土豪仍然搞不定,几经周折才得以800大洋在茅台镇购买到5间厂房的土地,建设窖坑17口,经两年基建之后,雄心勃勃的投产,生产能力达到30000公斤左右,取名为“衡昌烧房”。

  不料此时周的基本业务“天福公”倒闭,周不得已把酒坊的流动资金挪用还债,把酒坊的工人辞退了20多人,只留下酒师和1个帮工勉强维持生产。

大曲就是在这样的温房里面成熟的

  恒兴烧房在经济窘迫中煎熬了8年之久,直到1938年,一个关键人物出现——赖永初。

  赖永初贵州黔东南黄平人,幼时寒贫,当过学徒、小贩。这是个天生的商人,金融专家。经过几十年勤劳打拼,遂成贵阳大财主,这时判断“衡昌烧房”基础条件好,但是经营困难,资金链断裂。于是瞅准时机入股衡昌烧房,以8万元与周秉衡合股成立“大兴实业公司”,周以酒厂作为股本入股。

  赖永初是资本家,生意是做得极好的。合股之后,赖永初是大股东,立刻以集团总经理的身份撤换了原酒厂掌柜(分公司总经理)——周秉衡之子周扶常,派自己的心腹葛老澄接掌衡昌烧房。

  赖永初一定事先研究过周家父子,拿准了他们的脾气秉性,在后来的一系列操作中,表现出了非凡的手腕。

  葛老澄接掌衡昌烧房以后,赖永初以大兴公司经理的身份派副经理周秉衡到四川泸州、派员工周扶常到四川合江坐庄运销花纱布和香烟。

  周扶常本是富二代,纨绔子弟,果然落入赖永初算中。周扶常在四川吃喝嫖赌花天酒地,亏空20000多银元。赖永初见时机成熟,亲赴泸州查账,要周氏父子还钱。

  周秉衡恨铁不成钢,哭都找不到地方,只好把衡昌烧房抵给赖永初。赖永初补给周氏父子7000银元,周家父子卷铺盖滚蛋,衡昌烧房落入赖永初之手,改名为“恒兴烧房”。

  赖永初极有商业头脑,也很有钱。当“衡昌”变恒兴之后,赖永初购进12匹骡马作为推磨的动力,工人增加到40多人。到1947年,恒兴烧房的年产酒量达到了32500公斤左右。赖永初更是利用恒兴烧房做背书,搞地下钱庄吸收存款,并利用揽储的大笔资金转而从事茶叶、桐油、黄金、棉纱生意,把商号开到了上海、广州等地,进而再利用这些商号代销茅台酒,生意做得很大。

大曲是酱香酒得以成立的关键物质,图为成熟的大曲

  到抗战胜利前后,赖永初已经“商而优则仕”跻身政界,担任贵阳市参议员、贵州省银行经理、重庆大船银行经理等职务——这人要是生活在今天,那一定是李嘉诚、霍英东一样的人物。

  生意同行是冤家,三家烧房竞争激烈,打得头破血流。其中,华家的成义烧房资格最老,是“老大哥”;王家是当地土豪,在当地是豪强势力,别人轻易不敢惹;最有钱的是赖永初的“恒兴烧房”,他也是最受气的一家,可能他钱多不在乎吧,又或者他胸怀四野,不愿意跟小土豪们争短长——“恒兴烧房”反而是后来在商业经营上最成功的一家。

  巴拿马的真实和传说

  1915年,他们的竞争,以一种皆大欢喜的结局呈现,这甚至是我们贵州人甚至中国人都要鼓掌的历史瞬间。

  1915年,美国为了庆祝巴拿马运河贯通,在美国旧金山举行“巴拿马万国博览会”,也就跟今天的世博会相仿佛。

  万国博览会知会各国选送展品,当时主政中国的是北洋军阀袁世凯政府。袁世凯此人,个子虽矮,野心却大。袁氏虽然品德上比较卑下,却是一个雄才大略、敢想敢干的人物。要是再早个4年,放在保守因循,闭关锁国的晚清政府,参加万国博览会这样的事情,是难以想象的,那茅台酒的际遇,或许是另外一般景象和路径,也不会留下今天“贵州人怒摔茅台酒”的传说了。

  当时北洋政府是得到西方部分国家承认的合法政府,正憋着劲要向西方世界秀身段呢。北洋政府的农商部在天津设立商品陈列所,负责将全国优秀产品送往旧金山参展。

  陈列所由“贵州人”乐嘉藻任所长——如果说茅台酒碰到急于开放的袁世凯北洋政府是抓到4个2的话,由贵州人乐嘉藻担任商品陈列所所长就是再抓“一对鬼”,运气确实有点好。

  乐嘉藻当然不会忘记贵州乡亲们,当时“成义烧房”“荣和烧房”(“恒兴烧房”彼时尚未成立)都选送了产品参展。当时农商部的龟儿们工作办的不细致,成义、荣和也没有“品牌”意识,都只是很模糊的“贵州茅台来的酒”。农商部的人也懒得麻烦——可能也根本不知道,所以不加区别的统一以“茅台造酒公司”名义送出,统称“茅台酒”。

  当时装酒的瓶子是陶胎黄釉的小圆瓶,模样有点土,老外们并无注意。但经各国专家品评,茅台酒以其别具一格的风骨获得一致好评,并最终获得展会金奖,获得了奖状和奖章,被评为国际名酒。

  那个“乐嘉藻怒摔茅台瓶”的传说,事实上并没有得到证实,当是“路边社”消息,今且存疑。但是它流传如此之广,影响如此之深远,离开了茅台酒的优良品质,是不可想象的,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。

  要知道,当时中国送展的商品,有数千款之多,而旧金山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,参展的商品有数万种之多。无论中国还是世界,获得金奖的也不只有茅台酒一个——然而现而今除了通过茅台酒,请问谁还记得美国人曾经搞过这么一次展会呢?

  怀才就像怀孕一样,迟早是会被人看出来的。

  巴拿马获奖之后,成义、荣和两家一下子醒过来了,开始争夺“巴拿马金奖”的归属,打得不亦乐乎,吵到仁怀县商会,县商会力量小,也解决不了他两家扯皮,于是在1918年最终把球传给了守门员——当时主政贵州的地方军阀刘显世。

  刘显世拿到这无头悬案也是头大,但是既然有能耐主政一方的地方军阀,肯定脾气不好,他有他的霸道。一纸命令,你们两家都可以在商标上标明“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奖”,以后不准再吵了。

  经过这样一番闹腾,当时的各大新闻媒体竞相报道,茅台酒反而名声大噪,所有参与干架的选手,都是品牌受益者——这可能是流传最早的“黑脸版”商业炒作,是个推广上的经典案例,就像今天腾讯和阿里巴巴打官司一样。

  刘显世虽然是搞平衡和稀泥,但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。到了解放以后的1951年,“成义烧房”、“荣和烧房”、“恒兴烧房”三家归并于一家——合并成了现在的贵州茅台酒,都是一家人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这纷争变得没有意义,才彻底平息了。

  而出生较晚的“恒兴烧房”,则是最先引入现代“品牌”意识的。抗战胜利后,赖永初把“恒兴烧房”的茅台酒商标改为“赖茅”,以示区别于“成义烧房”、“荣和烧房”。同时,又在上海印刷了三十万份商标,在包装上寻求现代化,并注明“用最新的科学方法酿造”——当然这是瞎扯淡,茅台酒直到今天依然还是采用传统方法酿造,所谓的“科学方法”还没有发现出来。但是从商业竞争的维度考察,这种手段是成功的,那是一个中国人都迷恋“科学”、迫切需要科学的时代。“赖茅”的品牌,一直流传到今天还在使用。

  据文献,到1949年解放前夕,成义、荣和、恒兴3家烧房,共有窖坑41个,其中成义18个、荣和6个、恒兴17个。每年总共产茅台酒60000公斤左右。

  一声春雷,大地复苏,我们的叙事时间,来到了贵州解放后的1951年。

  主要参考文献:

  《传奇珍酒》中国文史出版社

  《国之珍酒》光明日报出版社

  《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(中试)技术鉴定证书》

  《珍酒神韵》黄先荣(手稿)

  《白酒生产技术全书》沈怡芳主编中国轻工业出版社

  《明史,贵州地理志,考释》(清)张廷玉贵州人民出版社

  《平苗纪略研究》(清)方显贵州人民出版社

  《文史资料选辑》(第165集)中国文史出版社

  《我与茅台五十年》季克良贵州人民出版社

  《茅台酒厂志》(1991年版)科学出版社

  撰文:肖科 摄影:吴思璇 唐涛 赵弯弯 曹辰 珍酒资料图

新闻中心     汽车     企业     教育     商讯     旅游     科技    
Copyright © 2014 cngz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黔ICP备13001804号 
新闻爆料:news@cngzw.cn 广告合作:AD@cngzw.cn 内容投诉:news@cngzw.cn
本站由 大贵网www.cngzw.cn全程运营 黔ICP备13001804号